三两人家古渡头,青海长云暗雪山

击梧桐

从军行七首(其四)

天将奇艳与寒梅。乍惊繁杏腊前开。暗想花神、巧作江南信,鲜染燕脂细翦裁。

  别西湖社友  

王昌龄

寿阳妆罢无端饮,潜滋暗长酒入春腮。恨听烟岛深中,谁恁吹羌管、逐风来。绛雪纷纷落翠苔。

  李钰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其二

  枫叶浓于染。秋正老,江上征衫寒浅。又是秦鸿过,霁烟外,写出离愁几点。年来岁去,朝生暮落,人似点潮展转。怕听阳关曲,奈短笛唤起,天涯情远。双屐行春,扁舟啸晚。忆昔鸥湖莺苑。鹤帐梅花屋,霜月后、记把山扉牢掩。惆怅明朝何处,故人相望,但碧云半敛。定苏堤、重来时候,芳草如翦。

  唐代边塞诗的读者,往往因为诗中所涉及的地名古今杂举、空间悬隔而感到困惑。怀疑作者不谙地理,因而不求甚解者有之,曲为之解者亦有之。这首诗就有这种情形。

全吴嘉会古风流。渭南往岁忆来游。西子方来、越相功成去,千里沧江一叶舟。

  李钰,字元晖,号鹤田,江西吉水人。生于嘉定12年(1219),卒于元大德十一年(1307)。年十二,通书经,召试馆职,授秘书省正字,批差充干办御前翰林司主管御览书籍,除拭判赞舍人。初领应奉,赐紫袍红靴、小金带一,朝士奇之。《绝妙好词》收词二首,此其一。有《杂著四集》、《钱塘百咏》行于世。

  前两句提到三个地名。雪山即河西走廊南面横亘廷伸的祁连山脉。青海与玉关东西相距数千里,却同在一幅画面上出现,于是对这两句就有种种不同的解说。有的说,上句是向前极目,下句是回望故乡。这很奇怪。青海、雪山在前,玉关在后,则抒情主人公回望的故乡该是玉门关西的西域,那不是汉兵,倒成胡兵了。另一说,次句即“孤城玉门关遥望”之倒文,而遥望的对象则是“青海长云暗雪山”,这里存在两种误解:一是把“遥望”解为“遥看”,二是把对西北边陲地区的概括描写误解为抒情主人公望中所见,而前一种误解即因后一种误解而生。一、二两句,不妨设想成次第展现的广阔地域的画面:青海湖上空,长云弥温;湖的北面,横亘着绵廷千里的隐隐的雪山;越过雪山,是矗立在河西走廊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再往西,就是和孤城遥遥相对的军事要塞——玉门关。这幅集中了东西数千里广阔地域的长卷,就是当时西北边戍边将士生活、战斗的典型环境。它是对整个西北边陲的一个鸟瞰,一个概括。为什么特别提及青海与玉关呢?这跟当时民族之间战争的态势有关。唐代西、北方的强敌,一是吐蕃,一是突厥。河西节度使的任务是隔断吐蕃与突厥的交通,一镇兼顾西方、北方两个强敌,主要是防御吐蕃,守护河西走廊。“青海”地区,正是吐蕃与唐军多次作战的场所;而“玉门关”外,则是突厥的势力范围。所以这两句不仅描绘了整个西北边陲的景象,而且点出了“孤城”南拒吐蕃,西防突厥的极其重要的地理形势。这两个方向的强敌,正是戍守“孤城”的将士心之所系,宜乎在画面上出现青海与玉关。与其说,这是将士望中所见,不如说这是将士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渗透丰富复杂的感情:戍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景色里。

至今无限盈盈者,尽来拾翠芳洲。最是簇簇寒村,遥认南朝路、晚烟收。三两人家古渡头。

  词题《别西湖社友》,这个西湖诗社,是当时士大夫组织的一个等次较高的诗社。《都城纪胜》云:“文社有西湖诗社,非其社集之比,乃行都士夫及寓居诗人,旧多出名士。”李钰以典雅的语言,洗炼笔法,抒发了他的点点闲愁。

  三、四两句由情景交融的环境描写转为直接抒情。“黄沙百战穿金甲”,是概括力极强的诗句。戍边时间之漫长,战事之频繁,战斗之艰苦,敌军之强悍,边地之荒凉,都于此七字中概括无遗。“百战”是比较抽象的,冠以“黄沙”二字,就突出了西北战场的特征,令人宛见“日暮云沙古战场”的景象;“百战”而至“穿金甲”,更可想见战斗之艰苦激烈,也可想见这漫长的时间中有一系列“白骨掩蓬蒿”式的壮烈牺牲。但是,金甲尽管磨穿,将士的报国壮志却并没有销磨,而是在大漠风沙的磨炼中变得更加坚定。“不破楼兰终不还”,就是身经百战的将士豪壮的誓言。上一句把战斗之艰苦,战事之频繁越写得突出,这一句便越显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一二两句,境界阔大,感情悲壮,含蕴丰富;三四两句之间,显然有转折,二句形成鲜明对照。“黄沙”句尽管写出了战争的艰苦,但整个形象给人的实际感受是雄壮有力,而不是低沉伤感的。因此末句并非嗟叹归家无日,而是在深深意识到战争的艰苦、长期的基础上所发出的更坚定、深沉的誓言,盛唐优秀边塞诗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特色,就是在抒写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的同时,并不回避战争的艰苦,本篇就是一个显例。可以说,三四两句这种不是空洞肤浅的抒情,正需要有一二两句那种含蕴丰富的大处落墨的环境描写。典型环境与人物感情高度统一,是王昌龄绝句的一个突出优点,这在本篇中也有明显的体现。

  上片,前三句,点明离别的时间。枫叶正红,秋末给人带来了寒意。接着“又是秦鸿过,霁烟外,写出离愁几点。”“秦鸿过”泛指北雁南飞。南飞的大雁,在云烟中翱翔,那点点的雁影,正刻划出了征人的点点离愁。“离愁几点”语意双关,既说大雁飞得高远,也像离人的点点愁怨。“年来岁去,朝生暮落,人似点潮展抟。”这是写他离别时的感慨,“点潮”,浙江潮。这是说,这些年来,人生如同潮长潮落的潮水,是多么地沉浮不定呵!李钰少年得志,朝士曾有诗称赞羡他:“上直朝朝紫禁深,归来无事只清吟。不须更借头衔看,便是当年李翰林。”可是他虽红极一时,有人比之如李白之初见唐玄宗,但是也并没有爬上高位,也是宦海浮沉,他自己也如同“点潮展转”而已。这一句到是有一种亲切的真情的。“怕听阳关曲,奈短笛唤起,天涯情远。”短笛奏出了离别的歌声,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不能不使人产生远别的情怀。这三句又回到了惜别的主题。这一转折,如同曲水微澜,增加了全词的韵趣。

  (刘学锴)

  下片,主要写对往事的回忆。“双屐行春,扁舟啸晚。忆昔鸥湖莺苑,鹤帐梅花屋,霜月后,记把山扉牢掩。”“屐”,木屐。草屐、锦屐都泛称屐。这里指旅游穿的鞋。春天徒步郊游,晚上嗷啸水上。回忆我们过去在湖上观鸥,苑中赏莺,那是多么风雅的往事。我的家中以轻柔的鹤羽为帐,梅花绕屋,秋凉了,牢记把柴门紧闭。这些都是“西湖”诗社中那些文人雅士们的回忆,生活是那么幽雅、轻闲。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士大夫的生活。接着又回到惜别。“惆怅明朝何处,故人相望,但碧云半敛。”这是用想象表达故友情深:明天我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了,老朋友们向遥远的地方了望,可是又被碧云遮断了视线。用这种形象的描述,比起直述相思,自然要感人多了。李钰真不愧为词坛老手。“定苏堤,重来时候,芳草如翦。”这个结尾也是独特的,他不是写临别时的苏堤,而是写当他远游归来回到苏堤时,芳草如同剪过一样的茂盛。以此安慰朋友,也是自慰,显出了词人曲折、波澜的高超技艺。词最忌直语。直言其事,就使人感到泛味了。全词从思想上来说是很平常的,从艺术上来说,上下两片,都有波澜起伏,而且是那么自然,典雅,能触动离别者的情怀。  (何林天)

浏览次数: 作者:刘学锴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