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在赞美荷花冰清玉洁,狂杀云踪并雨迹

凤楼十二神仙宅。珠履三千[宛鸟]鹭客。金吾不禁六街游,狂杀云踪并雨迹。

留不得。光阴催促,奈芳兰歇,好花谢,惟顷刻。彩云易散琉璃脆,验前事端的。

  读了这首词,便仿佛看到了“碧波千顷”的平湖水面盛开着袅袅婷婷的荷花,如瑶妃刚出浴池,含情脉脉,风姿绰约,幽幽之香浸肤,冰凉之气透骨,令人心旷神怡。好一个“炎天”下的“清凉境”。

皇都今夕知何夕。特地风光盈绮陌。金丝玉管咽春空,蜡炬兰灯烧晓色。

风月夜,几处前踪旧迹。忍思忆。这回望断,永作终天隔。向仙岛,归冥路,两无消息。

  这首词实为借物言情,词人在赞美荷花冰清玉洁,香透四周的同时,把自己不为人知,不为人解而生的愁闷寓于其中。白天,一浦荷花自是“一国清凉境”,固然为人青睐;到了傍晚,荷花仍是千娇自媚,别有一番风姿,但此时已是人去浦空、舟远歌遥,谁还顾怜呢?如此道来,词人内心深处先还为人赏识,后却因故受到排斥而顿生的晚景苍凉之感,不就从中透露出来了么!(曾艳)

  下片,词人略带忧愁,叙述了傍晚的荷花。夕阳西下,夜幕渐临,荷花仍“晚妆靓”,楚楚动人。可它“微酣不语,风流幽恨谁省?”即使有万方仪态、千种风情,却无人知,无人问。而相对照的却是“沙鸥少事,看到睡鸳双醒。”汀洲上的沙鸥早已栖息,悠闲得没有什么事儿,便偷偷看那睡鸳双双醒来又相互依恋的情景。它们似乎都非常满足。至于人们呢?已是“兰棹歌遥隔浦应。”他们划着船儿逐渐离去,只有相互应和的歌声还不断飘来。人说“销魂最是黄昏”,而荷花啊却无处诉情愫,这怎么不让它更添幽恨呢?“催暝”,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催促夜晚早来;“藕丝萦断归艇”游人远去,而荷花心中的藕丝还在缭绕,仍牵系着归去渐远的船儿。

隔浦莲

  荷花  

  上片,词人满怀着温柔,描写了夏天白昼的荷花。“瑶妃香透袜冷,伫立青铜镜”,作者一开头便以瑶妃的清香秀美喻荷花之冰洁高雅,仿佛它正伫立于铜镜前左右顾盼,婀娜多姿。接着,词人描写了荷花的茎叶以及叶下之水:“玉骨清无汗,亭亭碧波千顷。”荷茎如清凉无汗的“玉骨”,令人一见,便顿生凉意。至于荷叶则绿意盎然,亭亭伫立于层层碧波之上,绵延一浦;“云水摇扇影”,湖水洁净清新,微微荡漾着,荷叶的倒影如扇子随水波轻轻摇动。此情此景,在炽热如火,昼长日永的盛夏里,不就构成了“一国清凉境么?

  瑶妃香袜透冷,伫立青铜镜。玉骨清无汗。亭亭碧波千顷。云水摇扇影。炎天永。一国清凉境。晚妆靓。微酣不语,风流幽恨谁省?沙鸥少事,看到睡鸳双醒。兰棹歌遥隔浦应。催暝。藕丝萦断归艇。

  黄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