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水里,可不是春至人间

  (朋友,我懂得那一条骨鲠,

  《繁星·春水》的作者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散文家、作家、教育家,冰心。冰心原名谢婉莹。1919年9月才署笔名冰心。
  茅盾在《冰心论》中写道:“在所有‘五四’时期的作家中,只有冰心女士最属于她自己。她的作品中,不反映社会,却反映了她自己,她把自己反映得再清楚也没有。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她的散文的价值比小说高,长些的诗篇比《繁星》和《春水》高。”
  茅盾:《冰心论》 “一片冰心安在,千秋童稚永存。
  冰心的诗集繁星春水被茅盾称为繁星格、春水体
  《繁星》是一部诗集,由164首小诗组成。冰心一生信奉“爱的哲学”,她认为“有了爱,便有了一切”。在《繁星》里,她不断唱出了爱的赞歌。她最热衷于赞颂的,是母爱。除了挚爱自己的双亲外,冰心也很珍重手足之情。她爱自己的三个弟弟。她在后来写作的一篇散文《寄小读者·通讯十三》里,还把三个弟弟比喻成三颗明亮的星星。冰心赞颂母爱,赞颂人类之爱,赞颂童心,同时她也赞颂大自然,尤其是赞颂她在童年时代就很熟悉的大海。歌颂自然,歌颂童心,歌颂母爱,成为冰心终生创作的永恒主题。
它的主题是:母爱,自然,童真,人生。
《繁星·春水》是人们公认的小诗最高成就,被茅盾称为“繁星格”,“春水体”。它所体现的主题是:母爱,自然,童真,构筑了冰心的思想内核“爱的哲学”,《繁星·春水》包含三个内容:一是对母爱与童真的歌颂;二是对大自然的崇拜和赞颂;三是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其中有许多小诗已被选入了中学教材,深受读者的喜爱。
  《春水》是《繁星》的姊妹篇,由182首小诗组成。同样是在《晨报副刊》上最先发表,不过《春水》的问世要比《繁星》晚三个月。
  在《春水》里,冰心虽然仍旧在歌颂母爱,歌颂亲情,歌颂童心,歌颂大自然,但是,她却用了更多的篇幅,来含蓄地表述她本人和她那一代青年知识分子的烦恼和苦闷。她用微带着忧愁的温柔的笔调,述说着心中的感受,同时也在探索着生命的意义和表达着要认知世界本相的愿望。
  冰心以其特有的女性纤柔,用清新秀丽的语言写成了《繁星》、《春水》两本诗集,并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
第一,哲理性强是《繁星》、《春水》的一大艺术特点。《繁星》、《春水》中,有许多诗都是蕴涵着深刻思想的哲理诗。这些深刻的思想往往都是和诗中描绘的具体形象以及诗人深沉的思绪揉合在一起的,因而仍然具备着诗的情绪,有着诗的美感。
第二,纤柔是冰心诗歌的另一个显著特色。冰心的诗,无处不表现出一种女性的纤柔。以她“满蕴着温柔,带着忧愁”的抒情风格,感情深沉浓烈地歌吟着纯正的爱,描绘着大自然的美;同时也以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对某些社会丑恶现象的谴责。
第三,文字轻柔雅丽,韵律浑然天成,意境优美清丽。《繁星》、《春水》中词句的运用仿佛信手拈来,处处透露着轻柔雅丽的风格。
  “冰心体”小诗在诗人们的辗转模仿之中,很盛行了几年。刘大白、郭绍虞、叶绍均、徐玉诺、宗百华等,都创作了不少各具特色的小诗。这些小诗以真实简练的文字,含蓄地表现了诗人们在霎那间对于平凡事物的独特感兴趣和情思的变迁。它们和冰心的小诗一起,形成了一片晶莹而又遥远的星群,永远闪烁在新诗发展的路途上。

  草上的露珠儿

  难受不是?——难为你的咽喉;)

  颗颗是透明的水晶球,

  「看,那草瓣上蹲著一只蚱蜢,

  新归来的燕儿

  那松林里的风声像是箜篌。」

  在旧巢里呢喃个不休;

  (朋友,我明白,你的眼水里

  诗人哟!可不是春至人间

  闪动著你真情的泪晶;)

  还不开放你

  「看,那一双蝴蝶连翩的飞;

  创造的喷泉,

  你试闻闻这紫兰花馨!」

  嗤嗤!吐不尽南山北山的璠瑜,

  (朋友,你的以在坪坪的动:

  洒不完东海西海的琼珠,

  我的也不一定安宁;)

  融和琴瑟箫笙的音韵,

  「看,那一对雌雄的双虹!

  饮餐星辰日月的光明!

  在云天里卖弄著娉婷;」

  诗人哟!可不是春在人间,

  (这不是玩,还是不出口的好,

  还不开放你

  我顶明白你灵魂里的秘密:)

  创造的喷泉!

  那是句致命的话,你得想到,

  这一声霹雳

  回头你再来追悔那又何必!

  震破了漫天的云雾,

  (我不愿你进火焰里去遭罪,

  显焕的旭日

  就我——就我也不情愿受苦!)

  又升临在黄金的宝座;

  「你看那双虹已经完全破碎;

  柔软的南风

  花草里不见了蝴蝶儿飞舞。」

  吹皱了大海慷慨的面容,

  (耐著!美不过这半绽的花蕾;

  洁白的海鸥

  何必再添深这颊上的薄晕?)

  上穿云下没波自在优游;

  「回走吧,天色已是怕人的昏黑,——

  诗人哟!可不是趁航的时候,

  明儿再来看鱼肚色的朝云!」

  还不准备你

  歌吟的渔舟!

  看哟!那白浪里

  金翅的海鲤,

  白嫩的长鲵,

  虾须和蟛脐!

  快哟!一头撒网一头放钩,

  收!收!

  你父母妻儿亲戚朋友

  享定了希世的珍馐。

  诗人哟!可不是趁航的时候,

  还不准备你

  歌吟的渔舟!

  诗人哟!

  你是时代精神的先觉者哟!

  你是思想艺术的集成者哟!

  你是人天之际的创造者哟!

  你资材是河海风云,

  鸟兽花草神鬼蝇蚊,

  一言以蔽之:天文地文人文;

  你的洪炉是「印曼桀乃欣」

  永生的火焰「烟士披里纯」

  炼制著诗化美化灿烂的鸿钧;

  你是高高在上的云雀天鹨,

  纵横四海不问今古春秋,

  散布著希世的音乐锦绣;

  你是精神困穷的慈善翁,

  你展临真善美的万丈虹,

  你居住在真生命的最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