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横九派浮黄鹤,吹自九霄

幽恨诗

一山飞峙大江边,

安邑坊女

  跃上葱茏四百旋。

  一

  卜得上峡日, 秋江风浪多。
  巴陵一夜雨, 肠断木兰歌。

  冷眼向洋看世界,

  继铜色的天幕,是灰沉

  杨慎认为:“诗盛于唐,其作者往往托于传奇小说、神仙幽怪以传于后,故其诗大有绝妙古今一字千金者。”(《升庵诗话》卷八)随后他“试举一二”时,第一例就是这首《幽恨诗》。此诗作者姓名已佚,旧说荒诞,多谓“仙鬼”。

  热风吹雨洒江天。

  的苍穹。夜迈出一步。

  其实依据诗作本身与有关传说,大致可以推定,诗中主人公当是巴陵(今岳阳)一带的女子,诗的内容是抒发“幽恨”之情,诗的情调颇类南朝小乐府中的怨妇诗。

  云横九派浮黄鹤,

  黑暗之物将生,

  诗开篇就写一个占卜场面。卦象呈示的很不吉利:上峡之日,秋江必多风浪。这里谁占卜?谁上峡?均无明确交代。但,读者可以想象:占卜的是诗的主人公──一位幽独的女子,而“上峡”的却不是她自己(否则峡中风云,无须卜而后知),应该是与她关系至为密切的另一角色。从“幽恨”二字可以推断,这个角色或是女子的丈夫。那人大约是位“重利轻别离”的商贾,正从巴陵沿江上峡做生意去。

  浪下三吴起白烟。

  树林窃窃私语。

  上水,过峡,又是多风浪的秋天,舟行多险。这位巴陵女子的忧虑,只有李白笔下的长干女可相仿佛:“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一种不祥的预感驱使她去占卜,不料得到了一个使人心惊肉跳的回答。

  陶令不知何处去,

  风,吹自九霄。

  这两句写事,后两句则重在造境。紧承上文,似乎凶卦应验了。淫雨大作,绵绵不绝。“一夜雨”意味着女主人公一夜未眠。听着帘外潺潺秋雨,她不禁唱出哀哀的歌声。南朝乐府的“木兰歌”,本写女子替父从军,但前四句是:“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此处活用其意,是断章取义的手法。那幽怨的女子既不能安睡,又无心织作,惟有长吁短叹,哀歌当哭。雨声与歌声交织,形成分外凄凉的境界,借助这种气氛渲染,有力传达了巴陵女子思念、担忧和怨恨的复杂情感。诗正写到“断肠”处,戛然而止,象一个没有说完的故事,余韵不绝。

  桃花源里可耕田?

  黄昏金毯闪烁

  此诗篇幅极小,容量可观。这与诗人善于起结、剪裁得当是分不开的。

  【注释】

  的水面,皱起,一道道

  (周啸天)

  〔庐山〕在江西省北部,屹立在长江和鄱阳湖之间。

  黑夜的幽波。

文章出处: 点击次数: 作者:周啸天

  〔跃上葱茏四百旋〕葱茏,草木青翠茂盛,这里指山顶。庐山登山公路,建成于一九五三年,全长三十五公里,盘旋近四百转。

  夜又进了一步。

  〔九派〕见《菩萨蛮·黄鹤楼》〔九派〕注。《十三经注疏》本《尚书·禹贡》“九江”注:“江于此州界分为九道。”明李攀龙《怀明卿》:“豫章(今南昌)西望彩云间,九派长江九叠山。”作者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一封信上说:“九派,湘、鄂、赣三省的九条大河。究竟哪九条,其说不一,不必深究。”

  刚才,万物在聆听。

  〔三吴〕古代指江苏省南部、浙江省北部的某些地区,具体说法不一。这里泛指长江下游。作者在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同一封信上说:“三吴,古称苏州为东吴,常州为中吴,湖州为西吴。”

  此刻,已阒然无语,

  〔陶令〕指陶潜(三六五——四二七),一名渊明,字元亮,东晋诗人。他曾经做过彭泽县令,故称陶令。据《南史·陶潜传》记载,他曾经登过庐山。他辞官后归耕之地,离庐山也不远。

  一切在逃亡、藏匿、寂沉。

  〔桃花源〕陶潜曾作《桃花源记》,文中说秦时有些人逃到一个偏僻宁静的“桃花源”(长满桃花的水源)地方避乱,从此与世隔绝,过着和平的劳动生活。直到晋朝才有一个武陵(湖南常德)的渔人因迷路偶然找到这个美丽幸福的奇境。

  所有生命、存在和思想

  焦急关注

  冥冥寂静走向

  阴暗大境的脚步。

  此刻,在云霄,

  在阴暗的广度,

  万物明显感到

  一个伟大神秘的人物。

  二

  陷入沉思,

  边毁边创造的上帝,

  面对出混乱走向

  虚无的世界,会怎么想?

  他是否在倾听我们的声音?

  和俯耳于天使,倾耳于恶魔?

  巡视我们昏睡

  的梦境,他又想到什么?

  几多太阳,崇高的幽灵,

  闪亮的轨道上多少星体,

  在深渊,有多少

  他或不满意的天地!

  汪洋无垠,

  几多巨魔,

  黑暗中,滚动

  多少畸形的生灵。

  液汁流淌的宇宙,

  还值得注视?

  他是否会砸烂这铸模,

  抛弃一切,重新开始?

  三

  唯有祈祷是避难所!

  在幽暗的时刻,我们看见

  所有创造

  似黑魆魆的大殿。

  当寒影浮荡,

  当蓝天出眼中隐去,

  来自天空的思想

  只是缕缕恐惧。

  啊!沉寂苍白之夜

  在我们心间抖动某物!

  为何在虚中觅寻?

  为何要跪地匍伏?

  这神秘的纤维是什么?

  阴郁的恐慌,

  为何麻雀失去自由?

  雄狮再无法称王?

  沉于黑暗的一个个问题:

  在布满哀愁的天空;

  在灵魂沉落、双眼迷失

  闻所未闻的幽冥中,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致使人,被驱逐的精神,

  怕见你可怕的宁静,

  啊,无垠的阴影。

  杜青钢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