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冷默的冬夜,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可爱的秋景!无声的落叶,

  希望,只如今……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轻盈的,轻盈的,掉落在这小径,

  如今只剩些遗骸;

  我是在梦中,

  竹篱内,隐约的,有小儿女的笑声;

  可怜,我的心……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呖呖的清音,缭绕著村舍的静谧,

  却教我如何埋掩?

  我不知道风

  仿佛是幽谷里的小鸟,欢噪著清晨,

  希望,我抚摩著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驱散了昏夜的暗塞,开始无限光明。

  你惨变的创伤,

  我是在梦中,

  霎那的欢迎,昙花似的涌现,

  在这冷默的冬夜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开豁了我的情绪,忘却了春恋,

  谁与我商量埋葬?

  我不知道风

  人生的惶惑与悲哀,惆怅与短促——

  埋你在秋林之中,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在这稚子的欢笑声里,想见了天国!

  幽涧之边,你愿否,

  我是在梦中,

  晚霞泛滥著金色的枫林,

  朝餐泉乐的琤琮,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凉风吹拂著我孤独的身形;

  暮偎著松茵香柔?

  我不知道风,

  我灵海里啸响著伟大的波涛,

  我收拾一筐的红叶,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应和更伟大的脉搏,更伟大的灵潮!

  露凋秋伤的枫叶,

  我是在梦中,

  铺盖在你新坟之上——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长眠著美丽的希望!

  我不知道风,

  我唱一支惨澹的歌,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与秋林的秋声相和;

  我是在梦中,

  滴滴凉露似的清泪,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洒遍了清冷的新墓!

  我不知道风

  我手抱你冷残的衣裳,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凄怀你生前的经过——

  我是在梦中,

  一个遭不幸的爱母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回想一场抚养的辛苦。

  我又舍不得将你埋葬,

  希望,我的生命与光明!

  像那个情疯了的公主,

  紧搂住她爱人的冷尸!

  梦境似的惝恍,

  毕竟是谁存与谁亡?

  是谁在悲唱,希望!

  你,我,是谁替谁埋葬?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

  不论是生命,或是希望;

  便冷骸也发生命的神光,

  何必问秋林红叶去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