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的止境

  原是你的本分,朝山人的胫踝,

  月:我隔著窗纱,在黑暗中,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这荆刺的伤痛!回看你的来路,

  望她从 岩的山肩挣起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看那草丛乱石间斑斑的血迹,

  一轮星忪的不整的光华:

  你不必讶异,

  在暮霭里记认你从来的踪迹!

  像一个处女,怀抱著贞洁,

  更无须欢喜——

  且缓抚摩你的肢体,你的止境

  惊惶的,挣出强暴的爪牙;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还远在那白云环拱处的山岭!

  这使我想起你,我爱,当初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无声的暮烟,远从那山麓与林边,

  也曾在恶运和利齿间捱!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渐渐的潮没了这旷野,这荒天,

  但如今,正如蓝天里明月,

  你记得也好,

  你渺小的孑影面对这冥盲的前程,

  你已升起在幸福的前峰,

  最好你忘掉,

  像在怒涛间的轻航失去了南针;

  洒光辉照亮地面的坎坷!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更有那黑夜的恐怖,悚骨的狼嗥,

  狐鸣,鹰啸,蔓草间有蝮蛇缠绕!

  退后?——昏夜的一般的吞蚀血染的来踪,

  倒地?——这懦怯的累赘问谁去收容?

  前冲?阿,前冲!冲破这黑暗的冥凶,

  冲破一切的恐怖,迟疑,畏葸,苦痛,

  血淋漓的践踏过三角棱的劲刺,

  丛莽中伏兽的利爪,蜿蜒的虫豸!

  前冲;灵魂的勇是你成功的秘密!

  这回你看,在这决心舍命的瞬息,

  迷雾已经让路,让给不变的天光,

  一弯青玉似的明月在云隙里探望,

  依稀窗纱间美人启齿的瓢犀,——

  那是灵感的赞许,最恩宠的赠与!

  更有那高峰,你那最理想的高峰,

  亦已涌现在当前,莲苞似的玲珑,

  在蓝天里,在月华中,浓艳,崇高,——

  朝山人,这异象便是你跋涉的酬劳!